丟失有兒子生前錄音手機 眾人幫尋找

///丟失有兒子生前錄音手機 眾人幫尋找

丟失有兒子生前錄音手機 眾人幫尋找

來源:亞心網   作者:王子    2011-07-19 17:27

手機袋

王國蘭

因為丟了一部手機,十幾天了,44歲的環衛女工王國蘭吃不下飯也睡不好覺,終日以淚洗面,任誰勸說也沒用,那部手機並不貴重,卻很特殊,裡面保存有一份珍貴的思念,是她後半生的精神支柱。

母親痛責「對不起兒子」

7月16日11時,記者趕到新疆克拉瑪依市白堿灘區,來到王國蘭家,她與丈夫黨朝貴坐在客廳沙發上。

王國蘭神情悲傷,雙眼紅腫,還沒張口說話,淚水就先奪眶而出了。48歲的黨朝貴望著她,心事重重又一臉無奈,最後發出一聲重重的嘆息「唉」!

相對丟失手機的最初幾天,王國蘭已經表現得相當平靜了,7月8日,她整整痛哭了一個晚上,痛責自己「對不起兒子」。

他們的兒子叫黨立明,2010年7月12日,在距他20歲生日僅剩18天時,因白血病被帶離人世,從此陰陽兩隔,這對王國蘭來說是致命的打擊。

兒子去世後,她突然誰也不認識了,記憶裡只有兒子黨立明以及他留下的一部手機,她想兒子想得幾乎發瘋,一想就哭,一哭就打開手機聽聽兒子的錄音。

直到兒子去世三個月後,王國蘭才漸漸記起丈夫、父親。黨朝貴告訴記者,至今,不少相處十多年的鄰居、朋友,見了面她還是認不出。

手機被視作兒子的化身

自兒子「走後」,手機被王國蘭視作兒子的化身,成了她的魂支撐她活著,她把手機裝在上衣口袋裡隨身帶著,時不時就要摸一摸。

7月8日下午,王國蘭在白堿灘區5區15棟打掃綠化地,下班後她直接回了家,晚上11點,她才驚覺從下午開始,一個電話也沒接到,一掏口袋,發現手機不見了。

「我心一緊,在屋裡找一圈沒找到,趕緊返回下午打掃的綠化帶。」王國蘭咬了咬嘴唇,用手捂著嘴,最終還是沒能控制住情緒,嗚嗚地哭出了聲。

「我在綠化帶裡找了一個小時也沒找到。」黨朝貴說,妻子絕望地一屁股坐在地上痛哭起來。

7月9日一大早,王國蘭又跑到5區15棟找手機,邊找邊哭,但仍是一無所獲。

「別找了,或許是兒子拿走了。」黨朝貴不斷重復這句話,勸慰妻子,但沒用。

這十天來,只要看到有人接、打手機,她都要湊上去,想看看是不是她丟的手機,「如果是,我就求他把手機還給我,讓我出錢買、讓我下跪都行……」說著,王國蘭的淚水再次湧了出來。

2009年11月,兒子黨查出患有白血病,王國蘭夫婦把兒子送到烏魯木齊治療,本就不寬裕的家變得負債累累。

2010年2月,黨立明看到電視購物裡宣傳一個叫「韓國現代」的手機,從未向父母張口要過東西的他,提出要買這部手機。

當時,他們已欠下40萬的債務,家中一貧如洗,可最終還是滿足了兒子的心願。王國蘭說,手機1350塊錢,是丈夫早出晚歸撿廢品換來的錢。

整理兒子遺物時,王國蘭發現兒子的手機裡竟有多段留給她的錄音:「媽媽,想我沒?嘻嘻,一定想了對不對?」、「媽媽,別哭,我愛你……」聽著這些錄音,王國蘭的心像玻璃碎了一地。

王國蘭哽咽地說:「兒子我沒看住,兒子的東西我也看不住,我有啥用呀?」丟失手機的十來天,她夜夜夢到兒子,夢裡,兒子哭了笑了都揪著她的心。

數百網友微博助尋手機

7月16日13時45分,記者將王國蘭尋找手機的消息發布到新浪微博(微博地址)上,引發數百網友轉發,希望能幫助王國蘭早日找回這部特殊的手機。

23時14分,網友「歡樂Sambuca」轉發了這條微博,他告訴記者,他在德國,上網速度有些慢,還懊惱自己粉絲太少,傳播率低,「估計也幫不了什麼,圖自己心安」。

現居江蘇揚州的網友「創業CeO楊蒙」表示:「如果你把手機還給失主,我願意出錢給你買個iPhone4。」他說,手機可以再買,但「留念」是買不來的。

截至7月18日13時,新浪已有100名網友轉發了微博,呼吁撿到手機的人,盡快把手機還給王國蘭,並祝願王國蘭夫婦早日走出傷痛。

By |2018-10-08T10:52:57+00:00七月 19th, 2011|感人故事, 生命文化|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