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家浜》郭建光原型去世 曾被日偽軍懸賞通緝

///《沙家浜》郭建光原型去世 曾被日偽軍懸賞通緝

《沙家浜》郭建光原型去世 曾被日偽軍懸賞通緝

來源:中工網   作者:賀沂沂    2012-02-02 10:53

1982年5月,譚震林同志在南京召開的華東七省市黨史工作會議上說:“《沙家浜》的鬥爭故事是真實的,‘郭建光’現在就在台下,他的名字叫夏光。”


夏光先生之子向記者展示父親的老照片。本報記者 朱仲傑 攝

提到夏光,就不得不想到樣板戲《沙家浜》中郭建光的扮演者,著名武生、老生譚元壽。譚元壽扮演的郭建光相當成功。當時無人能替,郭建光一直由譚元壽一個人所扮演。昨天,記者輾轉聯系到了譚元壽老先生本人。“雖然我當年相當可惜,沒能與郭建光的原型夏光先生有過接觸,但是對於這個角色,以及當年演出的種種經過、場景,至今仍舊印象深刻。”電話中,譚老先生說。

雖然一直熟知“郭建光”的形象,但是或許很少有人知道,最初的“郭建光”在《沙家浜》中並沒有如此多的戲份。“當時郭建光這個人物,在最初的劇本中僅僅被定義做第二號人物,一號人物就是大家熟悉的阿慶嫂。”對於最初定稿的經過,譚老先生至今仍舊印象深刻。“當時劇本初稿出來後,送給毛主席看,毛主席在對每個人物以及整個劇情了解過後認為一定要突出武裝鬥爭的形象,突出二號人物,也就是郭建光,沒有商量的餘地。”

在這樣的情況下,劇本增加了“郭建光”的唱段、表演以及場次。“雖然臨時改劇本、設計唱腔、動作等都很趕,不過最後在上海定稿之後,再送給毛主席看,他很滿意。”雖然臨時修改,但是譚元壽依舊很快的適應了劇本的改動。

為了能更好的演出,譚元壽更是來到常熟沙家浜體驗生活。“這個形象很正面,指揮能力強的軍人,但是畢竟演繹角色一定得從生活出發,所以當年在常熟時體驗,還是很艱苦的。當年跟著部隊一起生活,對軍人的紀律性、堅強,體會的很深,也費了不少腦子去認真思考這個挺拔人物的動作氣質,最終還挺成功。”王婕妤

昨日,記者獲知,現代京劇《沙家浜》中主人公郭建光原型夏光,已於1月22日除夕夜去世,享年104歲。今天上午10點,夏光老人的追悼會將在十字崗火葬場舉行。根據老人的心願,骨灰將被送回沙家浜安葬。在沙家浜墓園建好之前,夏老骨灰將暫放置在南京。透露這個消息的,正是夏光老人的大兒子、已經七旬高齡的夏軍。

昨日在鍾山賓館,夏軍接受了記者的采訪,回憶了夏光老先生傳奇的生平往事。夏軍說:“父親極少在我們面前提及自己當年戰鬥的事情,很多內容都是我們在他接受采訪時旁聽到的。父親也從來不說自己是《沙家浜》中郭建光的原型,他最常說的一句話就是:‘我不過是一個幸存者,占了一個(郭建光的)光字,實際上這個人物是許多新四軍指揮員的縮影。大多數人都犧牲了,我能幸存活下來,而且還活得不錯,不容易啊,我很知足了。’”

第一次看自己的故事

父親流淚了

京劇《沙家浜》裏很多人物都有原型,比如阿慶嫂、胡傳魁,它的故事就取材於常熟陽澄湖畔蘆葦蕩中,36名傷病員英勇抗敵的真實曆史。這36名受傷戰士的指揮員正是夏光。

夏軍告訴記者,當時父親夏光任新四軍第五路軍參謀長。由於連續作戰,經常徹夜不眠,“父親的眩暈症犯了,躺在床上不能動。於是部隊領導便讓父親到常熟陽澄湖畔蘆葦蕩中,與另外35名傷病員一起休養。在那裏,父親與偽軍、土匪胡肇漢——也就是《沙家浜》裏胡傳魁的原型遇上了,於是父親對胡肇漢一面爭取一面鬥爭,鬥智鬥勇。”

在蘆葦蕩中中,夏光重新組建了新江南抗日義勇軍(簡稱新江抗),並任司令,重新燃起了東路武裝抗日鬥爭的火焰。短短幾個月內,這只義勇軍就從36人擴大到500人,最後整編成新四軍六師十八旅,夏光任參謀長。夏光領著這支隊伍打得日偽軍縮進滬寧沿線的大據點裏不敢出來。據記載,在“新江抗”成立後的一年時間,夏光率部經曆大小戰鬥共計47次,擊斃日軍147名,偽軍357名。這就是當年發生在沙家浜的真實故事。

新中國成立後,這個故事先被改編成滬劇《蘆蕩火種》在上海表演,在戲劇界和觀眾中引起了廣泛興趣和強烈反響,隨即迅速在全國走紅。可是,身為主人公的夏光卻一點也不知情。直到有一次,夏光到上海,一位戰友給了他一張《蘆蕩火種》的戲票,讓他一定要去看看。“這是父親第一次看《蘆蕩火種》,他越看越激動,很驚訝:這些內容自己怎麼這麼熟悉,這個人物怎麼跟自己這麼像,父親最後看得都流淚了。”夏軍說。

曾被日偽軍懸賞通緝

傳奇故事多

實際上,夏光一生戎馬,經曆坎坷而又傳奇。夏軍告訴記者,父親夏光是在由毛澤東創辦的武昌中央農民運動講習所裏入的黨,當時一共有4個人入黨。土地革命時期,夏光在湖南從事黨的地下工作,後因被捕與組織失去了聯系。“父親後來在家鄉當了小學教員。為了尋找黨組織,父親帶著一個學生來到黃埔軍校成都分校,一到晚上,他們就換上軍裝出去尋找組織,有一次他們負責押運一批子彈,共20萬發,父親想交給遊擊隊,結果沒能成功。最後,父親在長沙找到了組織,加入新四軍,並重新入黨。”夏軍說。

在夏光老人一生曲折的故事中,有一則最為傳奇。因為夏光出色的指揮戰鬥能力,給日偽軍造成很大麻煩和重創,被日偽軍懸賞通緝。有一次,夏光給自己做了一枚私章,在與戰友嬉鬧中,被一名商姓營長搶走裝在了口袋裏。戰鬥中,商營長不幸犧牲,遺體被偽軍發現。日偽軍在商營長身上發了這枚刻著夏光名字的印章,還有一些錢,再加上商營長和夏光一樣都留著大胡子,日偽軍以為自己的勁敵夏光被殺了,便割下了商營長的頭掛在城牆面示眾,同時在報紙上刊登“匪首”夏光已斃命的消息。這張報紙目前存放在南京第二曆史檔案館內。

在南京工作生活62年

夢回沙家浜

夏老戎馬一生,出生入死於槍林彈雨,每次沖鋒都沖在最前面,身邊的警衛員就在他身邊中彈犧牲或受傷,可是他卻從來沒挨過子彈。這也成為一個傳奇。倒是新中國成立後,夏光因為膽囊手術先後在南京鼓樓醫院和省人民醫院開了兩次刀。夏軍告訴記者,父親夏光於1950年擔任了中國人民海軍聯合學校校長,為新中國海軍的建立發展、海軍人才的培養,為鞏固國家海防作出了重要貢獻。當時的校址就在南京挹江門,從那時起,夏光就一直生活在南京,至去世前已整整62年了。

晚年的夏光一直保持著軍人的作風,走路快、吃飯快,自己鋪床、散步要走很遠的路,喜歡目測距離、查看方向……“父親身板一直非常好,還曾多次回到沙家浜看望老鄉老戰友。直到98歲,父親的大腦開始漸漸萎縮。去年一年,父親曾病危3次,但每次都被搶救回來了。這一次,父親表面看很平靜,家人都認為沒什麼大問題了,沒想到,父親就這麼去了。老人家能如此長壽,我們身為兒女也甚感欣慰了。”

夏光老人共育三個兒女。在孩子們的眼中,父親不僅身體好,心理素質和思想境界更好——在“文革”時期,夏光因為與黨組織曾經失去過聯系而被調查批鬥,到農村養豬,可是老人家卻始終堅信“我的問題是一定會搞清楚的”,堅信黨組織,堅持自己的共產黨人信仰。“朝霞映在陽澄湖上,蘆花放,稻穀香,岸柳成行……”京劇《沙家浜》這段膾炙人口的唱詞,唱出了當年沙家浜軍民浴血抗日的豪邁氣概。夏光老人曾多次對家人說:“百年之後,請把我的骨灰安葬在沙家浜,讓我陪伴逝去的戰友,一起沐浴陽澄湖上的縷縷朝霞。”

By |2018-10-04T17:15:44+00:00二月 2nd, 2012|殯葬文化, 生命文化|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