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禮儀師之奏鳴曲》改變大眾觀念

///《禮儀師之奏鳴曲》改變大眾觀念

《禮儀師之奏鳴曲》改變大眾觀念

來源:亞洲時報   作者:張錦滿    2011-02-21 09:53

《禮儀師之奏鳴曲》(Departures / Okuribito,又譯《送行者:禮儀師的樂章》)片中所謂的禮儀師是指日本葬禮中的納棺師(日語稱為nokanshi),那是種厭惡性工作,在日本沒有多少人願意去做。然而在經濟艱難時代,片中主角大提琴樂手,在東京失業,被逼與妻子回到家鄉生活,他開始從事這種他羞於向妻子說出口的職業。


《禮儀師之奏鳴曲》

日本葬禮是在死者家中進行,納棺師的工作是在儀式中,先替死者潔身,然後化妝,再後把遺體放進棺中,最後將之蓋上。日本納棺師是隨傳隨到的工作,他的日常生活程序多少會被打亂,而片中主角(本木雅弘飾)的妻子(廣末涼子飾)因此對這種職業更有意見。其實不單只老婆對他從事的職業有意見,幾乎所有他熟悉的人知道他做這一行時,都看不起他,建議他改行。

主角從事神憎鬼厭工作,而撰寫這個故事的竟然是第一次寫電影劇本的小山薰堂,他編寫技巧之成熟和老練,令人敬佩。他創造的人物,先抗拒這項工作,後來逐漸發現工作的意義,因而投入,並且敬業樂業,把工作做得很好,獲得客人欣賞和感激。另一方面,他周圍的人初時都看不起他這份職業,後來都逐漸發現工作的意義,繼而對他的工作和他另眼相看。編劇還設計主角原本是大提琴師,他的音樂背景,加上由久石讓創作的音樂,更令到豐富的故事情節,再加強感人力量,逐漸改變劇中所有角色、和觀眾當初的想法,實在是功力不少。

這個故事涉及的範圍很多方面,包括今天日本經濟情況、社會民生、城鄉差別、人情世故、夫妻和父子關係等等,都有描寫,而劇情又緊湊,更難得表達得精簡,深刻有力卻同時是高品味。全齣戲每個人物都有戲,都對整個戲產生作用。

導演瀧田洋二郎(香港觀眾只熟悉他一部《搶錢家族》〈木家村的人們〉)亦配合得恰到好處,處理這個劇情多轉折的戲,並無出現感傷、煽情畫面,控制整個戲空有成竹。父親這個角色在此片裡只出現一場,而他甚至是以死亡之身出現,想不到連只有一場屍體戲的角色,也能產生十分動人的感染力量,這裡我不說該條屍體做了甚麼,大家在戲院看吧!

這部電影最感人的地方當然是來自妻子的轉變,她在開始時反對丈夫做納棺師,後來發現丈夫已把這項服務死人的工作提升到禮儀師的層次,能夠安慰到死者家屬和親朋,既有意義,亦有貢獻。廣末涼子飾演賢良淑德婦人的角色,做到讓人欣賞和喜愛。

這部電影在日本不單只賣座,還贏得很多本土獎項,例如日本藍絲帶電影獎的“最佳男主角”;《電影旬報》“最佳電影”、“最佳導演”、“最佳劇本”、“最佳男主角”;報知電影獎“最佳電影獎”;體育電影大獎“最佳電影”、“最佳導演”;《每日》電影大獎“日本電影大獎”等等。至於日本奧斯卡,此片更得到最佳電影、導演、男演員、女演員、男配角、女配角、編劇、美術、攝影、剪接、配樂、音效、燈光等共13項提名。

而海外榮譽方面包括加拿大蒙特利爾國際電影節“最佳電影大獎”;中國金雞百花電影節“最佳外國電影”、“外語片最佳男主角”、“外語片最佳導演”;夏威夷國際電影節“最受觀眾歡迎獎”;美國棕櫚泉國際電影節“觀眾大獎”;入選釜山電影節“亞洲之窗”等等。最重要,2009年奧斯卡又給它最佳外語電影獎,相信這部雅俗共賞的電影在世界更多地方受擁護。

By |2018-10-05T13:00:57+00:00二月 21st, 2011|殯葬文化, 生命文化|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