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般華人都恐懼死亡﹖

///一般華人都恐懼死亡﹖

一般華人都恐懼死亡﹖

來源:真理報   作者:盧維溢    2011-03-01 10:22

一項在溫哥華市的卑詩大學(UBC)內興建善終中心的計劃,上月[2011年1月]受到附近一些住戶反對。UBC大學鄰舍協會(UniversityNeighbourhoodAssociation)派出代表與住戶溝通之後﹐部分住戶仍然堅持其反對立場,強調如果校方不取消計劃,聲言打要舉行威,並直接到校長辦公室抗議。卑詩大學為了聽取民意﹐透露押後原訂於二月作出是否興建該善終中心決定的安排,表示先收集民意,至遲於四月底前完成報告,提交UBC理事會討論才作最終決定。

從反對的聲言中看清楚看到不少華人對死亡的恐懼﹐因為代表住戶發言的華裔女士表示,該計劃中的善終中心就像是建立在自己後院那樣﹐將會影響到他們的樓房地價。她說:「這在我們文化中是個忌諱,就像打開你家的門,直接進入墳場」。而且﹐當地居民曾經寫信給代表大學內居民的鄰舍協會,覺得善終中心對他們而言,好一個殯儀館或火葬場。

固然﹐反對的動機總離不開實際的錢財利益因素,然而不少溫市居民[包括很多華裔]表示無法認同這部份住戶的反對意見,強調新移民應融入社區,接納尊重生命的價值觀念,不能以功利眼光來對待社區事務。

華人很多迷信風水﹐主要因為對死亡有一種過份的懼怕。反對的人恐怕樓房賣不到理想的價格,也是因為相信其他人都如他們一樣懼怕面對死亡﹐以為沒有人願意見到一些」待斃﹑等死」的人日夜在居家附近。從這裡可以推論,反對建立善終中心的人不知道一般西方人對待」等死」的人擁有十分不同的心態﹐並沒有如同迷信風水的人那麼恐懼。

其實﹐不單是主流的加國人一般都不懼怕死亡﹐很多華人基督徒也不害怕死亡。聖經清晰地指出﹕掌握我們生命的是創造萬物的上帝﹐而這位神本身是愛﹐祂出於愛的保護讓我們產生一種特別的安全感。基督徒並非鴕鳥政策而不思想死亡這個命題﹐而且知道」死後必有審判」﹐卻也因為認識到神的大愛而毋需懼怕死亡,正如約翰一書4:17-18節所說的:

“這樣,愛在我們裡面得以完全,我們就可以在審判的日子坦然無懼。因為祂如何,我們在這世上也如何。愛裡沒有懼怕,愛既完全,就把懼怕除去。因為懼怕裡含著刑罰,懼怕的人在愛裡未得完全。”

西方人很多其實是從思想死亡而認識到神藉著耶穌基督的拯救,因而歸入基督教國度的。由於基督教流傳下來的文化﹐一般歐美洋人對死亡毫無恐懼﹐對比很多華人那種提也不敢提有關“死”的話題,真是天淵之別!

筆者因為工作緣故﹐每年總有兩、三次到善終中心探望一些臨終的人。每一處都是好溫馨、好恬靜的地方,使人全然不會有恐怖之感﹐並非華人社會那種殯儀館的恐怖格局。他日我自己年老臨終時絕對不怕,反而會欣然接納被送到那裡去度過在世的最後日子。人人都有生老病死,如果有朝一日這些反對者自己或其親屬好友需要善終服務卻遭拒絕,使他們不得不長途輾轉往荒郊僻野之地入住善終中心或去探訪,他們又會做何感想呢?

難怪有不少溫哥華居民寫信及致電大眾傳媒,表示厭惡和無法認同這批住戶的反對意見,強調既然移民加拿大,就應融入加國社區,接受加國人有關生命的價值觀念,不能僅以擔心自己屋價下跌那樣自私自利﹑功利的眼光來對待社區事務。更有一個移民加國20年的中國移民這樣感嘆地說:「我對這群自私的華人住戶感到可恥,也感到羞愧,不知道究竟他們的善心都跑到哪去了?」。

也許這風波讓加拿大的華裔國民作積極和正面的反省﹕不跟隨現今NotInMyBackYard的」非我後院主義」(NIMBYism)思想而作怪。現實情況是﹕每當社會上提出建戒毒所、羈押中心、善終中心這類場所的動議時,都會有很多人表示不反對這些事,甚至大聲疾呼這些是必須的正常社會服務項目,應予支持。可是,一旦這些場所的選址位於自己家園的附近,涉及到自身利益時,那麼同一個人呈現出的可能就是完全不同的另一種態度了。

筆者的建議﹕那些反對興建善終中心的居民應該主動去接觸一些現有的類似設施﹐才可以真正了解到其好處,或有助於消除不必要的恐懼。這樣才是一種良好公民的表現﹕尊重加國的主流價值觀和傳統。

善終中心是為大眾在臨終之際給予人道的關懷而設的,假若華人居民只顧慮一己私利,而且還強調基於中國人文化[當然不是]予以拒絕,在西人眼裡,是非常殘忍、沒有憐憫﹑沒有良心的行為﹐使他們對所有華裔加國公民產生不正確的偏見﹐最終對那些反對善終中心人士也將會是一種損失﹐對加國社會整體來說﹐將會是一件壞事。反對者若以激烈的手法表達其不滿,那就更是缺乏智慧的舉動了!

 

By |2018-10-05T12:52:34+00:00三月 1st, 2011|殯葬文化, 生命文化|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