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小狗的喪禮

///一隻小狗的喪禮

一隻小狗的喪禮

來源:真理報   作者:    2011-03-17 13:32

女兒家養了一隻小狗名Scubie,才剛滿一年,是在牠兩個月時就買來的,名種,是純cockerspaniel,褐色長毛,活潑可愛。兩個外孫男女,4和6歲,很喜歡和小狗玩,也是女婿的寵物。在家時,看著電視,兩個孩子和一隻狗都擠在他身上。


Scubie

我在那裡探親時,一晚女婿在前院修理汽車,男孫在花園那邊出出進進,小狗跟在他身旁進出屋子,我則在屋內與外孫女玩。忽然聽見女婿大叫:「Scubie被車撞了,快打電話去找動物診所。」我立刻打電話,找到一家還未關門,願意等我們帶狗去。我到前院通知女婿,見到屋前幾架車輛停在公路上,女婿手抱Scubie己在家門口,那位撞狗的車主也在那裡,道歉不止。小外孫卻淚水滿面,看見我就說:「不是我的錯,Scubie看見一隻貓,就追過去了,我叫牠都不聽。」外孫見人就說,很可憐的樣子。我就和他坐下,抱他在懷裡,說:「不是你的錯,是我們每個人的錯,首先,前園近公路而無欄杆,是第一大錯。」

我告訴女婿要立刻把狗送去獸醫那裡,但當我走近Scubie時,見牠沒有呼吸,一動不動,也摸不著心跳,以我護士的經驗告訴女婿:「Scubie已死去。」女婿也接受這個診斷,就決定不去狗醫診所了,但看得出他很傷心,捨不得。也許還有一線死裡復生的盼望,於是把狗放在廚房地上,用孫女的小毛氈蓋上。如此直到兩鐘頭後,女兒下班回來,雖然她也很難過,但看見死狗放在廚房,她覺不是味道,難以忍受,就說要保護動物會把狗屍帶走,女婿不肯,說要葬在後園裡。我看情況僵了,就打電話給獸醫診所,一方面解釋為何還未帶狗去她診所,一方面詢問屍體如何處理,她說:「你可埋在後院,或帶來這裡火葬。」我一聽火葬,定要付一筆相當可觀的費用,於是告訴女兒一家,獸醫說可把Scubie葬在後院。至此,女兒也不堅持要SPCA來取屍了。

女婿在後院一角落挖了一個深洞,我看見大家都傷心欲絕,就提議給Scubie一個葬禮,然後每人鏟一把泥土蓋在Scubie身上,還放了小狗平時喜歡的玩具陪葬。最後女婿把洞埋平,蓋上野草落葉,像以前一樣,我們才離開。

舉行這個儀式為的是讓大家都得安慰,又是給孩子們一個認識死亡的機會。在北美生長的孩子,都把寵物當成家庭中的一員看待,眼見心愛的小狗死去,他們的傷心難過是不難理解的。女婿告訴兩個兒女,他們所愛的小狗,可能去了愛牠的創造者那裡,有一天我們可能會在天堂與Scubie相會。

其實,我並不清楚小狗是否能上天堂,但很多小朋友受到一些通俗電影電視的影響,有這樣的想法也不奇怪。如果創天造地的天父上帝願意,在天堂裡再造一隻一模一樣的Scubie也不是難事吧?為了讓他們對死亡有多一點了解,我趁機告訴他們:婆婆有一天也會如此比他們先到天父那裡去,將來我們還會在父神那裡享有永遠的同在。聽到這話,兩個孩子擦乾眼淚天真地微笑了。

女婿非常冷靜,說這種意外不免會發生的,我知道他是在自我安慰,因為他對待Scubie,彷彿是他的第三個孩子。每早他第一個起床,抱著小狗出外大、小便。晚上,臨睡前也是如此。下班回家除了和孩子玩,也和狗玩一陣。男人傷心很少表達出來,於是我對他說:「Scubie的去世,對你是最大的損失!」,並且給了他一個擁抱。

我對小狗的意外深感內疚,因平日Scubie很聽我話,我叫牠回家,牠很少不聽,是我常將剩菜餵牠之故。那天因女婿在外面,就想他會負責了,沒有去留意狗的所在,於是經過對這意外的檢討,提議他們暫時,至少兩年不要再養狗了,等孩子大些,懂得負責看狗,而且花園裝上欄杆才可考慮。

在這件事上也有好的一面:孩子們學到不守規矩,偏行己意的後果,同時,也讓他們對死亡有了一點最初步地認識,這對他們的成長具有正面的意義。

By |2018-10-05T12:34:05+00:00三月 17th, 2011|殯葬文化, 生命文化|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