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殯葬花藝 巧手布置花壇靈堂

///日本殯葬花藝 巧手布置花壇靈堂

日本殯葬花藝 巧手布置花壇靈堂

來源:南洋網   作者:陳絳雪    2011-09-13 15:02

寬5.4公尺,高3公尺的「鳳凰」,殯葬花壇巧匠的技藝,令人嘆為觀止。攝影:張勝傑

花,在殯葬儀式裡,從來不是一種規定,但自人類有儀式以來,總少不了花蹤,發展至今,已成為不可或缺的重要禮儀。

日本殯葬花藝冠絕亞洲,甚至可說是全球殯葬花藝界的佼佼者。開創殯葬花藝新風並推動至藝術境界的日本美麗花壇株式會社(Beauty Kadan),堪稱業界中的「泰鬥」。

花在殯葬禮儀中,已有多個世紀的歷史,很難考究正確的年代,只能追溯設計和技術上的發展。

禮儀嚴謹講究

過去的殯葬業,花被視為靈堂的點綴,以及獻給死者的一種情意表達,沒有人會特別在意靈堂的花藝設計,既無所謂的花壇,也沒有專門負責花壇的殯葬花藝師,即使是非常注重儀式的日本人,也沒現在這般講究。

花在日本殯葬禮儀中已有好幾個世紀的歷史。早期的祭壇形式簡單,只是在柴制的簡單祭壇兩旁擺放一束束的鮮花,日本人的葬禮,都是在去世當天舉辦,時間很緊迫,所以家屬及葬禮負責人只有簡單的准備功夫。

今時今日的日本葬禮,依然是突發性的臨時工作,但對於葬禮非常講究,家屬一般上都會直接交給專業的殯葬公司處理,而靈堂的花壇,就反映出日本人對儀式的重視,對殯葬禮儀的嚴謹和講究。

開創靈堂花壇

不說不知,在日本,一般的葬禮花費大約是1700萬圓(約5萬令吉),靈堂花壇的費用,就占了其中的10%,而且100%采用鮮花,完全謝絕人造塑料花。

將日本花藝推向頂尖的藝術水平,並且開創靈堂花壇新風的美麗花壇株式會社,不只是日本殯葬花藝界的「先鋒」,也是亞洲殯葬花藝界的推手,從插花技術、花種的采用及搭配、花壇主題及個性化設計等等,無不精益求精,見者無不拍案驚嘆。

大膽創新開先河

美麗花壇株式會社社長三島美佐夫以殯葬花藝起家,40年間不但將一間小小的普通花店,發展成上市公司,成為殯葬花藝界的「龍頭老大」,近年還走向海外,先在台灣設立分公司,並籌劃進軍殯葬業及殯葬文化已臻成熟的東南亞,推動日本殯葬花藝,也進一步拓展殯葬花藝的市場版圖。

突破傳統花藝

據了解,美麗花壇株式會社的前身,只是一家普通的小花店,三島美佐夫也只是一般的賣花人,後來為拓展花店市場,於是選擇了尚未有人開發的殯葬花藝界,而且當時的殯葬禮儀雖然已采用鮮花,但用量不多,也不太為人所注意。

於是,他大膽創新,不但開創「靈堂花壇」的先河,也為殯葬花藝開辟新風,可說是在沒有競爭對手的情況下,迅速擴大花店規模,並於1974年成立美麗花壇株式會社,在殯葬花藝界獨樹一幟,突破傳統花藝的框架,也吸引眾多同業家進入市場,讓花藝成為殯葬儀式中,備受矚目及講究的重要禮儀,迄今發展至「盡量達到主家要求的專業服務」。

花藝精益求精

三島美佐夫接受《南洋商報》專訪時透露:「世界各地不論什麼族群部落,從古至今的儀式,幾乎都有采用鮮花的形式,不論什麼種族和宗教,每個人用花表達情意的情況,也屬普遍平常。」

「在儀式中采用鮮花雖不是必然的習俗和傳統,但一直都在,發展至現代則用得更多、更講究、更有系統、更為專業。

「日本人是世上最重視儀式的民族,而且是在儀式中用花最多的民族,不論是葬禮還是婚禮,花的費用都是全世界最高的。隨著時代進步,生活水平提高,人們對花藝的要求更是非常嚴謹,也就促使花藝師不斷精益求精。」

緩解死別哀傷

若要說靈堂花壇的特殊意義,在於其個性化設計,見花如見人,讓家屬和親友緬懷往生者的生前點滴,從更深的層面而言,具有緩解「死別」的哀傷的作用。

擴展新市場

為哀愁和冰冷靈堂添加一絲回憶與暖意,美麗花壇的迅速發展並非「機遇」或「運氣」。

三島美佐夫透露,5年前,該公司正式將業務擴充至境外,在台灣成立分公司,目前則以東南亞為最新的目標市場。

他坦言,日本經濟市場目前正處於低潮,各個行業包括殯葬花藝皆受影響,而且價格可說已到瓶頸,非但難再上漲,而且開始下滑,因此往海外拓展市場需求是避免陷入困境的出口,最重要的是,東南亞國家如菲律賓、新加坡和馬來西亞的殯葬業都相當成熟及專業,引進花壇技術,正是時候。

本地菊花最優

事實上,早在6年前,該公司已和金馬侖的本地花農合作,進口大量鮮花,當中又以殯葬花的代表——菊花,數量和品種最多,無論質或量皆屬頂尖,擁有許多優勢條件,所缺的只是花藝技術這一道「東風」。

『你知道嗎?馬來西亞種植的花,特別是菊花,品質和種類都是全世界最好的!若能引進技術,則可說達至「圓滿」。』

技藝水平獨步亞洲

精湛技藝開眼界

首次來馬三島美佐夫、青木啟、岩下貴宏以及板崎廣喜4人,早前受孝恩集團邀請,為「智圓孝滿,福至心靈」盂蘭超度功德法會特別制作「鳳凰」園藝景觀,並現場展現精湛的插花技藝,令人印像深刻,贊嘆不絕,以「獨步亞洲」形容日本的殯葬花藝水平並不誇張。

岩下貴宏及板崎廣喜在殯葬花藝界分別擁有16年及10年的經驗,皆屬大師級花藝師,兩人在沒有任何設計圖及測量工具的情況下,單憑肉眼、一只手及一把花剪,不到兩個小時即插出一個兼具立體感及流線形的花壇,動作熟練利落,手起花下,完全沒有浪費一支鮮花。

展現往生者個性

無論從花的排列角度、線條呈現及顏色搭配,無不精致、協調、融合。鮮花在他們手上,被賦予豐富的色彩與生命,也展現逝世者的個性特點。雖是日本非常普遍,作為年輕早逝少女的靈堂花壇,但粉紅、花色及白色三種色系搭配的設計,色彩鮮艷,線條簡單,主題一目了然,恍若一個沉睡的搖籃。

岩下貴宏和板崎廣喜的花藝精湛程度在日本境內雖然還未去到最高等級的「爐火純青」,但花了將近8個小時才完成的「鳳凰」,已讓人嘆為觀止。雖然「主角」天堂鳥數量最少,依然突出,我國金馬侖種植的大小菊花這兩大配角,分別用去850支及950支,扮演襯托角色的姜花和綠葉,誰也掩蓋不了誰的風采。

日積月累經驗

岩下貴宏簡單解說,殯葬花藝師除了日以繼夜的苦練,靠的就是日積月累的經驗,像鳳凰這類特殊的設計,先是用電腦繪出花型大綱,而後計算出花壇的長度、高度和比例,再憑個人經驗插出完整的形像,但過程往往會有新的想法和電腦計算不到的缺漏,所以經驗非常重要。

靠苦練無捷徑

親眼見識兩人現場展現的熟練技術,正所謂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沒有長期苦練的腳力、腰力、眼力、手力和耐力,絕對沒有今日熟練的功夫。

最重要的是——心,愛花的心,細膩的心,誠如板崎廣喜所言,每個人的內心,都有柔軟的感情,花則是傳情達意的「解語人」。

今年才29歲的他,投入殯葬花藝界已整整10年,是相當受矚目的後起之秀。比他早6年投身花叢中的岩下貴宏則是愛花人,畢業後就選擇了這條「花道」,就像日本眾多傑出的花藝師一樣,每天工作之後就自行練習,常常半夜苦練幾乎是每個人的「必經之路」。

發展自成一格

殯葬花藝的發展已自成一格,在注重禮儀和各種習俗及禁忌的殯葬儀式中,花壇可說是比較「自由」的一環。

花種不限於菊花

三島美佐夫透露,早期的葬禮,只用白色花,而菊花則是傳統的「殯葬花」代表,白色像征純淨,含有「回到純潔聖域」之意。隨著時代和思想的改變,人們對殯葬花從「純白潔淨」走向「百花齊放」及「五彩繽紛」,花種也不再僅止於菊花,只要是長年生長的花,都可用於靈堂花壇,只有菊花因其傳統意義而成為唯一的例外。

「花壇本來就不是傳統文化或習俗中的任何規定,是後來才發展出來的一種形式,所以沒有什麼禁忌,主要是提供達到主家要求的專業服務。」

「現在什麼花都可以用,過去原本都避免選用有刺的花,但隨著市場要求和技術的進步,即使是有刺的玫瑰也普遍采用,有刺的花,就先把刺去掉,花粉也會事先抽出……不過仙人掌倒是還未有人采用,還有就是盡量避免采用味道較濃的花,因為考慮到有些人對花香和花粉敏感,除非主家特別要求。」

體現特質為原則

青木啟進一步說明,基本上,花壇的設計主要是以體現往生者的特質為原則,一般都是根據主家的要求和死者遺願或生前所好,制作個性化的花壇。

至於花種,一些主家雖有特別要求,但也不會強人所難,堅持要采用固定季節的花種。

詢及不同宗教信仰的花壇設計,他說:「日本也有不同的宗教信仰,所以花壇也有不同的設計及代表花種,比如佛教以蓮花為代表,比如台灣的靈堂花壇,蓮花就很普遍。」

日本殯葬花藝與台灣、中國及我國等地最大的不同,在於花壇設計偏向於抽像藝術,而一般華人地區的靈堂花壇,則是傾向於心靈的、直接的,鳥就是鳥,魚就是魚,但日本的花藝師則是以美麗線條呈現鳥的形像。

By |2018-10-05T10:31:53+00:00九月 13th, 2011|殯葬文化, 生命文化|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