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的思念

永遠的思念

來源:廣州日報   作者:李希寧    2011-05-04 15:41

我的媽媽叫李萍萍,可能有很多的人都會熟悉她,認識她,知道她,因為她在廣州市的規劃系統工作了近30個年頭,參與了廣州城市新格局的設計和實施。今天我們看到的新廣州新花城就有我媽媽的一份心血和辛勞!

4月26日,媽媽被病魔奪去了生命,從此我失去了最親愛的媽媽!想到今後在我的生活中再沒有了媽媽的身影和聲音,再沒有了媽媽的管理與安排,我無法想像這樣的生活將是多麼的缺乏色彩和令人悲痛!在我的心目中,媽媽的形像永遠是那樣鮮活和具體!她是那樣的堅強和富於行動力,她是那樣的熱愛她的城市規劃工作,她是那麼的認真與追求完美!無論是對待工作,還是對待家人,她從來都是全情投入,盡心盡力,盡職盡責!她在工作上的成就有目共睹:她是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的專家,教授級高級規劃師,廣州市規劃局的副局長,我為有這樣的媽媽而自豪!

在應對繁忙的工作之余,她也從未疏忽過對我和家人的關愛與照顧。也許就是這份對自己盡善盡美的過苛的要求,極大地透支了她的生命,使她如此的英年早逝,53歲便離開了我們——離開了她摯愛而放心不下的母親、丈夫與兒子,離開了她熱愛並取得了卓著成績的未竟的事業,使許多未及實現的美好設想與規劃都成為了人生的遺憾!也給我們——她的親人們留下了永遠無法彌補的悲傷與缺憾!

媽媽在我的人生中留下的許多關愛、點點滴滴早已融入了我的成長歷程,成為我生命中永遠的養分……

初中時我考上了華師附中,因為離家遠,我成了寄宿生。那段時間,我的學習成績很不穩定,性格也很叛逆。媽媽看在眼裡,非常著急,一面讓外婆外公幫助照顧我,一方面又積極想辦法。最後她把家搬到了離學校很近的地方,便於我就近上學與回家,使我順利地度過了那段充滿成長煩惱的歲月。

2005年,我順利考上了父母的母校——中山大學,在媽媽的引導與大力推介下,我選擇了媽媽熱愛的專業——城市規劃專業。媽媽當年曾以高分考入此系,並對我寄予厚望,希望我能夠繼續從事這方面的工作。可惜我讀了一年之後,發現我的興趣還是在數學方面,我鼓足勇氣還是把我轉專業的想法跟父母談了。媽媽雖然非常失望,多次勸說我可以把愛好與工作結合起來,但還是尊重了我的選擇,支持我轉到了數學系。媽媽的大度與寬容為我樹立了榜樣!

去年6月份,媽媽因身體不舒服住院治療。當她得知我要拍畢業照,仍非常高興,專程向醫院請假,興致勃勃地與爸爸一道趕來。不巧的是,那天突然下起了暴雨,把正在大學城照相的我們都淋濕了,全身濕透的媽媽面帶笑容與我合影留念——當時絲毫沒有意識到這時媽媽已經病重!不久後,媽媽第二次動了手術,此時我才吃驚地得知,媽媽的病情已經到了無法手術治療的嚴重地步!病痛使她變得消瘦與沉默,但堅強的媽媽卻很少叫痛,在她病重得臥床不起時,她仍輕描淡寫地說,只是腰很酸——她是不願我們為她擔心的。7月份,我畢業典禮時,媽媽已經無法親身前來了。

因為媽媽的病情,我赴美深造的計劃一度擱置。8月份,媽媽經過化療情況稍微有了好轉,敬業的媽媽堅決支持我赴美求學。在美國,因為牽掛遠方重病中的媽媽,我每天都跟她通電話。因此這半年,成了我跟媽媽交流最多的時光。接聽我的電話,是媽媽每天最盼望的事。如果哪一天,電話未能及時打來,媽媽便非常的牽掛。媽媽曾高興地說,她和我現在雖然距離遠了,但心卻更近了。有一次,媽媽和在美國的舅媽通電話,談了一個多小時,舅媽說,你媽媽說話的主題只有一個——那就是你!

今年春節後,媽媽的病情惡化,再次住進醫院。在這最後的兩個月裡,我飛回國,天天都陪在媽媽身邊,這段與媽媽共度的時光,會是我一生中最珍貴的記憶!病痛中的媽媽,表現依然樂觀堅強,她多次安慰我們說,沒事的,等過幾天我就出院了。更多的時候,她大睜著一雙明亮的眼睛,望著我們。這雙眼睛包含的堅定的希望,給了我很大的信心!一直以來,媽媽都是我們的主心骨。所以直到媽媽昏迷之前,我總是期盼著奇跡的出現。不料等到的卻是媽媽永遠離開我們的噩耗!

媽媽,今天我們依依不舍地與你告別,希望你好好安息!你太累了,天堂沒有車來車往,也沒有忙不完的瑣事與無休止的牽掛,這次你可以輕松地入睡,快樂地休閑!

媽媽,我知道在你最後的日子裡,最放心不下的就是我。媽媽,請你放心,我已經長大了。我會和你一樣的堅強,樂觀,勇敢地面對生活。你那飽含堅定的眼神將會一直伴隨著我,見證我每一步的前行。

最後我用一位廣州市民為我媽媽撰寫的挽聯《依依送萍萍》為媽媽送行,“怎麼說走就走,雲山珠水留下半卷彩繪;奈何想留難留,鄰裡街坊記住一個好人。”

By |2018-10-05T11:15:18+00:00五月 4th, 2011|殯葬文化, 生命文化|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