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嚴法師論生死 把最難放下的東西放下

///聖嚴法師論生死 把最難放下的東西放下

聖嚴法師論生死 把最難放下的東西放下

來源:鳳凰網華人佛教   作者:    2011-06-21 16:18

編者按:聖嚴法師,台灣法鼓山創辦人,自喻為「風雪中的行腳僧」,曾獲選為「四百年來台灣最具影響力的五十位人士」之一。長期患腎疾的聖嚴法師,在2009年2月3日下午4時圓寂,享壽80歲。鳳凰衛視於2008年底專訪聖嚴法師,成為老法師人生最後一次透過媒體向世人開示。以下為專訪文字稿:

聖嚴法師

王魯湘:還有就是昨天在山上,有一個東西讓我特別感慨,就是那個生命緣吧,生命園區,我昨天特別讓長星法師帶我到生命園區去看一看,我要想一想這個中國人最難參破的一關,中國人很多東西可能你教育他以後,他可能都能破了這個執,但是你要一個中國人,在最後的這一關上頭你讓他破了這個執就太難了,不僅他難,他的後人,他的親子都難,可是您的這個生命園區卻用這麼一種形式,讓中國人把最難放下的東西放下了,放進泥土,歸於泥土,然後回歸大地再反哺自然,這樣一種境界,可能我們非常能夠向往,但是真正要自己去做,往往到這一關的時候就放不下,所以我昨天在那個地方雖然也就半畝地那麼大,在那轉了很多圈,如果師父的這個理念,能夠在我們中國人中間得到傳播,得到普及,那是功德無量。

聖嚴法師:我是從中國大陸來的,我的師父呢,也是從中國大陸來的,他告訴我一個觀念呢,說人非常愚蠢的,活著的時候,這個放不下,那個放不下,放不下錢,放不下東西,放不下財產,放不下名利,放不下地位,死了以後,樣樣都可以放下了,還有一具啊,這個臭皮囊放不下的,這是要,要起一個塔,建一個墓,那這個做什麼,人活著的時候,他這樣要,那樣要,死了的時候沒有東西可以要了,他還要一塊地。

王魯湘:躺在那個地方。

聖嚴法師:那這個是非常愚蠢的,因此,我師父他圓寂的時候,他說我死了以後啊,不要墓,不要碑,不要塔,你就把我啊,燒成灰,然後丟在海裡面去,就是海葬了。這是我師父的當時的一種構想,後來我就想呢,我們不如啊,我貢獻出一塊地,所有的人都來參加這塊地,那我也在這塊地裡面,這塊地,可以有幾百個人,幾千個人,甚至於幾萬個人,可以共同的使用的,這塊地也是公園,那這個為什麼可以講到幾萬個人呢,因為它這個浮土層有三尺多深,三尺多深的一個浮土層,所以這個打下去,有三尺多人,如果說這個三尺多深全部都是骨灰了,我們把這骨灰再把它挖起來從新再給它這個稀釋一下,稀釋以下以後又可以葬很多骨灰在裡頭,這些骨灰其實都是肥料,都是鈣,那我這塊地裡邊呢,還可以種花,種竹子,種其它一些植物,可以這個讓我們人間啊,來可以好好地用它,吃它,這不是很好嗎,那這樣這塊土地是永遠的,那我們現在這塊地啊不是我們廟裡面的,我們是提供給“縣政府”,屬於「政府」的,「政府」他不可能呢,拿了去沒收了,做其它的用途,他就是個墓地了,就是個墓地,對我們來講,它是一塊公園,那對“政府”來講是一塊墓地,這塊墓地可以重復的連續的使用。

王魯湘:這實際上就把您所說的心靈環保的概念呢,貫徹到一個極致了,也就是,把這個實際上把佛教的這種人間佛教的這個概念也是一直伴隨著人走到生命的重點。

聖嚴法師:這個人,活著的生命,跟永恆的死亡了的生命,是結合為一,那就是在我們法鼓山它是結合起來的,我們有一個生命的園區,我們有一個教育的園區,教育的園區是世界性的,生命的園區是永恆性的,就是空間和時間都是無限大的。

王魯湘:這是非常好的,剛才法師說到,這個本來面目中間,像佛陀他當年他的第一個僧團,就是一個教育僧團,就是跟著佛陀,聆聽佛陀的教會,在整個印度的大地上到處行走,我們現在看到法鼓山很清楚地定義為世界佛教教育的園區,您也說過我們現在佛教缺的不是出家人,但是缺的是發了歸願的受過很好佛教教育的這種出家人,所以您認為我們漢傳佛教的如果要愛一個永續的發展,這個僧才的教育是重中之重,關鍵中的關鍵是嗎?

聖嚴法師:我是這樣子,這個佛教的教育啊,一共是有兩種,一種就是它的生命的教育,生命的教育是修行呢,另外一種啊,就是生活的教育,生活的教育就是技能,那我們中國佛教在幾百年來沒有生活的教育,不會。

王魯湘:靠別人供養。

聖嚴法師:有田啊,田就是收田租,他沒有辦法生產,另外呢,就是生命的教育,不懂,雖然呢,天天打坐,念經,拜佛,那對於自己的生命,對宇宙的生命,沒有辦法體驗,這是非常,非常可惜的事,所以這個就是缺少真正的宗教教育。

王魯湘:對,真正的宗教的關懷,他其實沒有到那個層次。

聖嚴法師:對,沒有啊,因此呢我們現在就是要做三大關懷的教育,要三大關懷,這個三大關懷是什麼呢?三大教育,我們有關懷教育,有,還有什麼,大學院教育,大普化教育,大關懷教育,一共有三個,大學院,大關懷,一個是,還有大普化,這個呢就是對眾生,對於整個社會,都可以照顧到了,那這個一方面,另外一方面呢,如果說有這些教育,而沒有一個非常堅強的團體,這個教育。

聖嚴法師:其實不是,僧呢,是一個團體,是個團體裡邊的人,這些團體裡邊的人,都是做著三大教育的,這個工作的人,如果沒有三大教育,而就是僧團呢,這個團體啊,就沒有意思了,跟一般的人一樣了,因此呢,我們呢,在我們台灣我們現在法鼓山的這個教育園區就是三大教育,提出三大教育來建僧,建立這個佛教的僧團,那麼這個僧團是清淨的,是安靜的,是為社會服務的,為自己修煉的,所以這樣子的這個團體,對我們的社會,才是非常有用的,那過去這個出家人呢,不好意思說,出家人是分離,分利分子,就是對於社會的。

王魯湘:他是疏離的,逃避的。

聖嚴法師:甚至有些是消耗利益的,不是味社會奉獻而利益的,而是呢,就是分,社會的利益的。

王魯湘:所以歷史上才會有一些滅佛的事件發生。

聖嚴法師:對對,就是這種情形,原因,我們為了這個預防這種事情再發生,那希望出家人,都是奉獻的,奉獻他有一個團體,他這個團體很堅強的一個團體,那這個堅強的團體我們叫做和合僧,堅強的團體,在做這個生命的事業,生產的事業,來奉獻我們這個團體奉獻我們這個社會,這樣的話我們這個佛教才真正有用,否則的話。

王魯湘:才叫善莫大焉。

王魯湘:這是非常長遠深遠的事情。好了,謝謝,謝謝法師。

By |2018-10-04T15:52:18+00:00六月 21st, 2011|宗教故事, 生命文化|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