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桂冠詩人特德·休斯 “詩人角”長眠

///英國桂冠詩人特德·休斯 “詩人角”長眠

英國桂冠詩人特德·休斯 “詩人角”長眠

來源:四川新聞網   作者:袁波    2011-12-08 11:02

特德·休斯(1930-1998)(資料圖)

英國桂冠詩人特德·休斯(1930-1998)日前因威斯敏斯特大教堂“詩人角”的墓碑而再添榮光,在英國社會引發強烈反響。據BBC、《每日郵報》等媒體昨天報道,休斯的骨灰雖然沒有被重新安葬,但刻有詩人生平成就的石碑于當地時間本周二晚上被安置於國家聖地———“詩人角”。紀念碑與喬叟、莎士比亞、雪萊、狄更斯等人的墓碑比肩而立。特德·休斯富於傳奇的一生因為詩歌成就和豐富的感情生活而備受爭議,兩任妻子均死于煤氣自殺,他背上巨大的心理壓力,因癌症于1998年不幸去世。

骨灰沒有重新安葬

紀念碑與偉人並肩

當地時間本周二晚上,英國著名詩人、諾貝爾文學獎獲得者謝默斯·希尼,在包括休斯的遺孀卡羅爾和女兒弗里達等300多名賓客面前宣佈這一神聖的決定。威斯敏斯特大教堂院長約翰·霍爾表示,“雖然飽受爭議,但是經過幾年的討論,我們決定現在將休斯的名字銘刻在這個神聖的地方,以紀念他的偉大成就和英雄主義,我們請來了著名的設計師製作了銘文和設計來凸顯特德·休斯的成就。”霍爾還表示,“我希望休斯的紀念碑能夠時時提醒人們記住他在詩歌上的卓越建樹,雖然他的私生活,尤其是感情生活一直都備受爭議。希望他的傳世文字可以繼續激勵後人、激蕩歷史,願他的名字永存。”卡羅爾等家人特意為紀念碑獻上鮮花。

作為同輩詩人,希尼是公認的當今世界最好的英語詩人和天才的文學批評家,他于1995年獲諾貝爾文學獎,他深情地致辭說道:“休斯入住‘詩人角’實至名歸,後人可以在這裡瞻仰,緬懷他在英國文學界的偉大成就。”除了多英國文學界人士出席外,著名女演員朱麗葉·史蒂文森也在儀式上致辭:“我非常榮幸能參加這樣神聖的儀式,休斯先生的偉大成就足以讓他在此長眠。”

霍爾接受BBC記者採訪時表示,“詩人角”位於泰晤士河畔古老的威斯敏斯特大教堂中,英國歷史上過去600多年最偉大的詩人和作家都在此長眠,最早入葬該“角”的是“英國詩歌之父”喬叟。後來英國詩人莎士比亞、小說家狄更斯等也葬于此地,目前,有一百多位作家、詩人以及少量的藝術家被納入“詩人角”的範圍中。由於英國頂級作家的加入,“詩人角”已經成為了英國“國家聖地”。

據報道,特德·休斯被譽為“天才詩人”,1985年,休斯繼貝傑特曼之後成為英國桂冠詩人。休斯的詩多以暴力作為主題,他認為暴力統治著自然界和人類社會,他的詩運用大膽的詞匯,刺耳的節奏,形成一種簡括的風格。作為英國當代最著名的詩人,特德·休斯不僅因為詩作,也因其風流成性、豐富多彩的感情生活而聞名。

兩任妻子都自殺

詩歌壓垮了婚姻

特德·休斯1930年出生于西約克郡,早年畢業于劍橋大學,做過園丁、夜間守門人。休斯兒時喜愛漁獵,他對於自然之美的著迷表現在他的1957年第一部詩集《雨中的鷹》中。休斯激昂奔放的詩風與當時風行的冷靜內斂的“運動派”截然不同,給讀者以新鮮感,受到大的歡迎。1970年出版的包括詩集《烏鴉》等一系列以烏鴉為主要象徵的詩作,休斯以烏鴉這一陰鬱的形象寫出自然和人性中暴虐的一面。

據英國媒體報道,此前公佈的休斯個人信件揭秘了很多休斯的感情故事,1956年,留學劍橋大學的美國少女普拉斯(美國著名女詩人)遇見同為劍橋畢業生的休斯,他們在一個小刊物的發行晚會上相識。普拉斯當天在日記里寫道:“我一進來就打聽他的名字,但是沒有人告訴我。這時他走過來,緊緊盯著我的眼睛,他便是特德·休斯。 ”然後,休斯高聲念出自己的詩句,還問普拉斯:喜歡嗎?隨後遞給她白蘭地。“然後,他猛地不偏不倚地吻了我的嘴……”普拉斯寫道,愛情如怒放的花朵,兩人迅速墜入愛河,四個月後結婚,一時傳為佳話,被贊為佳偶天成。那時休斯26歲,普拉斯24歲。

婚後一年,休斯離開英國回到普拉斯的家鄉美國馬薩諸塞州定居。為了做好休斯太太,普拉斯放棄了個人愛好,只想營造一個完美的家,可休斯看來並不領情,他表示,“我寧願你在家里搞創作”。創作靈感的枯竭令普拉斯痛苦莫名,而更令她難受的是,聲譽漸起的休斯身邊總是環繞著一群熱情的女孩,以學習寫詩的名義與休斯的關係曖昧不清。懷疑、爭執、冷戰折磨著兩人如詩一般脆弱的關係。1962年,兩人的婚姻正式宣告破裂,普拉斯則帶著兩個兒女艱難地回到倫敦生活。1963年2月11日,年僅30歲的普拉斯在倫敦的寓所內用煤氣自殺身亡。

後來,休斯娶了第二任妻子阿西亞·維維爾,但是兩人感情生活也一直充滿矛盾,不幸的是,阿西亞在1969年選擇了以同樣的方式自殺。天性風流的休斯身邊一直不缺女人,之後又再婚,但他從未對普拉斯和阿西亞的自殺作出回應,休斯因此受到輿論的譴責。直到1988年,他身患結腸癌,知道命不久矣,才撰寫了一本《生日信札》,表達對第一任妻子普拉斯的懷念之情。

By |2018-10-04T17:37:01+00:00十二月 8th, 2011|殯葬文化, 生命文化|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