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亥革命大批革命義士埋骨香江之畔

///辛亥革命大批革命義士埋骨香江之畔

辛亥革命大批革命義士埋骨香江之畔

來源:荊楚網   作者:張孺海 範寧 陳勇 張泉 方琳    2011-11-02 15:36

圖為:丁新豹博士介紹李煜堂的革命事跡

辛亥百年到來之際,本報記者在香港薄扶林道墳場,隨前香港歷史博物館總館長、香港中文大學歷史系客座教授、辛亥研究專家丁新豹博士,尋訪一座座與辛亥革命相關的香港人物的墓塚。

墓碑上篆刻著風雲動蕩,墓穴裡長眠著不朽精魂。墓園寂靜,天際高遠,隨著丁博士的講述,革命先驅們的身影,浮現於歷史的天空。

頭顱熱血盡顯港人擔當

香江滋養了一大批革命義士。1892年,以“砥礪品行”、“盡心愛國”為宗旨的輔仁文社在香港創立,從研究新學開始,演變為革命團體,其代表人物是楊衢雲、謝瓚泰。

在謝瓚泰墓前,丁新豹連鞠了三個躬,他用“多才多藝、天才橫溢”來形容這位革命家。謝瓚泰不但參加了廣州起義和惠州起義,還曾打算自己策動一場廣州起義,可惜功敗垂成。丁新豹在其著作《香江有幸埋忠骨》中指出,謝瓚泰涉獵廣泛,不但是今天《南華早報》的創始人,對改革社會陋俗也建樹良多。

眾多葬於香港的烈士中,丁新豹還特別提到鄭士良。鄭是孫中山1886年學醫時的同學,也是早期起義的參與者,1902年,鄭士良遭人下毒身亡。“之所以這麼多辛亥烈士與香港有關,與香港當時是英國殖民地,不受清政府管治分不開。這裡四通八達,方便輸送,所以也成為多次武裝起義的策源地。”丁新豹說。

一擲千金做出時代選擇

革命除了鐵與血,更為現實的是需要大量金錢以支撐。在辛亥革命熊熊烽煙背後,一批香港富商同樣在用自己畢生心血,打一場無聲的金錢戰爭。今天,當年那些一擲千金支援革命的富豪,已經化作一座座沉默的墓碑。

商人伍於簪,1906年加入同盟會香港分會,與李煜堂等人組成四邑商工總會及羊城保險公司,作為革命籌餉的總部。他追隨孫中山,在北伐中被委任為供給局長,肩負起糧草大任。伍於簪被孫中山譽為“吾黨之信人、革命之義士”。

還有一些低調的商人,與革命黨過從甚密。如香港爵紳、華人領袖韋玉,以及曾經做過香港首富的華人領袖何東。韋玉與革命者的關系十分微妙,其妻舅是捐助革命最為踊躍的商人黃詠商,孫中山是他的學弟和老鄉;何東則收留過康有為,並且與多位革命黨人是好友。“富商們的選擇,其實是人心所向。”丁新豹說,當時清政府不思改革,拖延憲政,後來成立皇家內閣,讓智識人士無不失望,這批具有影響力和社會地位的人開始向革命轉向,“與其依靠腐敗無能的清王朝,不如贊助革命求變,這是這些人的時代選擇。”

良師益友見證革命豪情

在丁新豹的帶領下,記者還關注到一些陌生的名字。他們並沒有直接出現在革命大潮之中,但這些長眠於香港的孫中山的師友、親人,成為革命之所以能破土而出的肥沃土壤。

丁新豹在著作《香江有幸埋忠骨》中,對這些“幕後英雄”一一描述。何啟是孫中山大學時期的老師,他的著作影響了孫中山的革命思想,在興中會時期還是幕後支持者。孫中山的母親楊太夫人、女兒孫琬和她的丈夫戴恩賽,最終也以香港作為歸宿,“這些葬在香港的師友和親人,成為孫中山與香港關系密切的歷史見證。”“香港是中國最早進行中英文雙語教育的地方,由此推動了中西思想上的交流;香港大量的中文報紙,為先進思想的傳播起到了促進作用;它有方便的交通和寬松的環境,還有一批有錢人的支持,這些都讓香港成為革命的重要土壤。”丁新豹對於香港作為革命基地的闡釋,同樣可以用來勾勒那些從香港而來的革命者的身形——他們躊躇滿志,富於實干精神;他們誕生於中西文化交彙處,視野開闊。他們在這裡一次次醞釀衝擊著清王朝的革命風暴,為辛亥革命的成功灑下一腔熱血。

一百年白駒過隙,革命烽煙早已遠去。昔日英魂,如今可以笑對海港雲起雲落。他們與香港融為一體,留下那些驚心動魄的故事,流傳後世。

By |2018-10-05T10:44:26+00:00十一月 2nd, 2011|殯葬文化, 生命文化|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