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宅

來源:《信報財經新聞》   作者:陳雲    2010-08-13 09:53

 過了四十歲,年青時也周遊列國,世界見得多了,總未曾見過,一地之首長,竟然要親自操持喪政,為死人福利,親身出馬。事緣港府無心解決骨灰龕長期短缺之事,不願意由政府興建或委託宗教團體供應非牟利之骨灰龕,任由不法商人改建廟宇、村屋、道場之類做骨灰龕謀利,以致骨灰龕如住宅一般,被人炒賣圖利,連骨灰龕場也大賣廣告,可謂香港一絕。

區區有骨場

龕,粵音正讀,如難堪的堪(ham1)。港人一般俗讀為庵,變了與庵堂的庵同音。往昔之骨灰龕由廟宇經營,通常由靜修之尼姑庵堂設立,尼姑早晚念誦「阿彌陀佛」超渡先人,收取孝子賢孫之錢米供養,於是龕堂便於庵堂混為一談了。龕是小窟或小屋,略如英文的niche,古人於山洞鑿壁放物,謂之壁龕,後來於家中牆壁立一小台,放置佛像,謂之佛龕或神龕,放置骨灰,便叫骨灰龕了。

骨灰龕只是單一的存放格,設立骨灰龕的地方,舊稱骨灰龕堂。骨灰龕本來是不吉利之偏門生意,昔日只有荒山野嶺之寺廟庵堂為之。回歸之後,百業蕭條,商人也覬覦死人生意,開發名副其實、一語雙關的骨灰龕小眾市場(niche market),而且將之開在鐵路沿線,人鬼雜居,可謂嚇人。俗人經辦之骨灰龕,不稱堂而稱場,於是便稱骨灰龕場。然而,推拿捏骨、出精降火之風月場所,早有「骨場」之簡稱。骨灰龕場無法簡稱為骨場,於是,骨灰龕便兼為骨灰龕場之簡稱。單是名堂,已經如此難纏,可以營業涉及之問題,毫不簡單。

7月6日,港府正式推出《骨灰龕政策檢討諮詢》文件,7月21日,行政長官曾蔭權出席地方行政高峰會,批評區議會經常以「各家自掃門前雪」的心態,擋格厭惡性之設施(如垃圾站、墳場等),為了克服「鄰避」(NIMBY)之困擾,建議利益均霑或有難同當,全港十八區都應興建骨灰龕場,區區都有供奉先人之所。

陰人豪宅

香港之高地價政策,令生人不得安居,死人不得安息。回歸之前,香港一度興起回內地買樓度假或退休居住的風氣,連山墳也有人買。同是死人廣告,《麥兜》動畫故事系列《麥兜菠蘿油王子》(2004)有一段講麥太到內地買一塊墳地,預備他日安居。在香港捱生捱死,最後有所安慰。

藍天白雲,青草臨海,旁白娓娓道來,講出墓園的種種優點:「你身後最理想的永久居停,山環水抱,五蛇下洋,福蔭後人,由拱北關閘過去車程不到三十分鐘,每天兩班飛翔船由新港碼頭直達,清明時節,念祖祭宗,更可順道享受一下就近的中山溫泉和石岐乳鴿。暖在心頭倍感思親。……標準單位面積十平方呎,霸道型十五平方呎,連五星級名師棺木,月供都不過百多元起。」本年5月5日《東周刊》封面內頁 ,惶然出現大字陰宅廣告,創意爆棚,嘆為觀止,世事比創作更離奇也:

骨灰龕豪宅

弘道堂

葵涌耀榮街十六號(葵興地鐵站出口A步行五分鐘)會所式設計,打造骨灰龕中的豪宅先進導航系統,指示福位位置獨有抽煙系統,絕無刺眼濃煙首倡管理基金,千秋世代服務二億基金賺取利息作營運費用創新之餘,廣告尊重傳統,地址「十六」號和「二」億基金,都堅持用漢字,不寫阿拉伯數字。圖片所見,入門之後,天井有禪堂供奉地藏菩薩。為了避忌死亡,「靈位」改稱福位,以便生人預先訂購。諱稱身後之事為福為壽,猶如舊日之棺材舖多數叫福記長生店之類,富人大宅預先購入之棺材,也叫壽板,死人衣裳叫壽衣,紙錢則叫壽金。

至於會所式設計,是要令生人拜祭之時不受驚恐,或者令死人有會所可玩樂,則不得而知。先進導航系統,並非太空飛梭大戰超時空要塞,而是地盡其用,龕位密麻麻,有了導航,可免摸錯神位拜錯神。也許,龕位密麻麻,可保資金回籠充裕,籌措二億元為管理基金,收取孳息,永久經營。

要打造新一代中文人

至於「抽煙系統」,應改為「排煙系統」,否則與吸煙同義,混淆視聽,生人煙癮發作便可安心抽煙。廣告詞最大敗筆,是「打造骨灰龕中的豪宅」一句。一來是「打造」乃共產中文,共產中國往往無中生有,明無其事,都可以打造出來,如打造文化大省、打造國際旅遊名城之類。豪宅就是豪宅,打造出來的豪宅,就是港島南區的山邊木屋,充當濱海獨立木構別墅了。

原文「打造骨灰龕中的豪宅」,「中」與「的」都是虛字,廣告標題,可免則免。更何況,此廣告句式,脫胎自「米酒中的XO」。事緣1979年12月15日香港新華社召開酒會接待外賓,石灣特醇米酒、貴州茅台、山西竹葉青同為接待酒,署理港督姬達爵士參加酒會,品嘗石灣特醇米酒之後讚不絕口,稱之為「米酒中的XO」。 此後,該讚詞便成為該米酒的廣告詞。洋人詞窮,才用干邑白蘭地酒的XO來比喻中國米酒之香醇。中國讚譽美酒之詩詞,車載斗量,洋人之美言,一時賞玩猶可,長期引用,自貶身價也。

古人有營造一詞,北宋之時,李誡著述《營造法式》,講解宋朝精緻之建屋技術。保留原意,廣告標題改為「營造骨灰龕豪宅」即可。這是中文造句常識,可惜香港斯文掃地,莫說是對偶押韻,但求文句清新可喜,往往也不可得。要廣告人識得「營造」一詞,倒要將他們由頭到尾,打造一番了。

By |2018-10-05T12:55:22+00:00八月 13th, 2010|殯葬文化, 生命文化|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