雕塑與青瓷融合 一種富有創意的嘗試闕美法

///雕塑與青瓷融合 一種富有創意的嘗試闕美法

雕塑與青瓷融合 一種富有創意的嘗試闕美法

來源:文匯報   作者:    2011-12-08 12:28

闕美法近照

青瓷雖然久負盛名,但美中不足的是器形單一,缺少變化,往往局限於瓶瓶罐罐,杯盞盤碟一類日常器物。如何突破這個局限?此乃擺在「大師」們面前的一個嶄新課題,也是一個青瓷工藝界的難題。若將雕塑技法引入,必能豐富青瓷的藝術表現形式,增強作品的感染力,也必然是青瓷藝術的一次昇華。

浙江松州陶瓷文化有限公司成功開闢了一條青瓷發展的新路——將雕塑與青瓷完美融合,催生了一個青瓷的新時代。

我國最早的紀念碑式的群雕,當推秦兵馬俑。其場面壯觀,氣勢恢弘。採用一種橫向式的佈局,風格寫實,是我國早期雕塑與陶藝結合的一個里程碑,更是中國陶藝史上的一個奇跡。兩漢後,佛教傳入中國,四大石窟是我國佛教雕塑的傑出代表。即大同雲岡、洛陽龍門、甘肅敦煌、天水麥積山。我國古代雕塑藝術發展的高峰時期,當數隋唐時代的陵墓石雕、墓室俑像,以及石窟、寺廟雕像。這時期雕塑與陶瓷結合的典範即 「唐三彩」。

唐三彩是一種低溫釉陶器,在色釉中加入不同的金屬氧化物,經過焙燒,便形成淺黃、赭黃、淺綠、深綠、天藍、褐紅、茄紫等多種色彩,但多以黃、褐、綠三色為主。它主要是陶坯上塗上的彩釉,在烘製過程中發生化學變化,色釉濃淡變化、互相浸潤、斑駁淋漓、色彩自然協調,花紋流暢,是一種具有中國獨特風格的傳統工藝品。唐三彩在色彩的相互輝映中,顯出堂皇富麗的藝術魅力。唐三彩用於隨葬,做為明器,因為它的胎質鬆脆,防水性能差,實用性遠不如當時已經出現的青瓷和白瓷。

唐三彩種類很多,人物、動物、碗盤、水器、酒器、文具、傢具、房屋,甚至裝骨灰的壺壇等等。大致上較為人喜愛的是馬俑,有的揚足飛奔,有的徘徊佇立,有的引頸嘶鳴,均表現出栩栩如生的各種姿態。至於人物造型有婦女、文官、武將、胡俑、天王,根據人物的社會地位和等級,刻畫出不同的性格和特徵;貴婦面部豐圓,梳成各式髮髻,穿著色彩鮮艷的服裝,文官彬彬有禮,武士剛烈勇猛,胡俑高鼻深目、天王怒目威武、雄壯氣概,足為我國古代雕塑的典範精品!

而青瓷,在魏晉六朝時期已成東方文化的一顆璀璨明珠。在這一時期青瓷生產中,反映社會生活和以人文圖騰為對象的各種動物形象塑造,成為這一漫長時期內青瓷生產中極為重要的內容。

取動物形象為器皿的造型,早在青銅器時代就廣為流行。後來匠師們集先民鑄動物形象器皿的技巧塑造出許多外觀優美、經濟實用的象生瓷,開創了青瓷動物造型的一代風尚。

宋代,青瓷發展進入成熟期。南宋時期,青瓷成就了一個巔峰。如1983年在松陽出土的鳳耳瓶。

以龍泉窯系為代表的青瓷發展,只有到了新中國成立,乃至改革開放以後,才迎來了繁榮的春天。然雕塑與青瓷結合的嘗試,從古至今,仍有許多世界性的難題亟待解決。

如今國際間的文化交流往來頻繁,我國的工藝美術事業迅速發展,並與國際接軌。松州陶瓷將雕塑與青瓷工藝完美融合,形式多樣而具有民族特色新意味的作品應運而生。

闕美法作品選

一、雕塑與青瓷融合的嘗試

雕塑與青瓷的融合工藝比較複雜。兩者要成功融合,有很多難題要克服。

(一)雕塑青瓷化帶來的難題

雕塑與青瓷融合工藝要經過許多環節。在雕塑方面,有構思、設計、造型、製模等;在製瓷方面,有配料、練土、成型、素燒、上釉、燒成等。最關鍵的環節在於最後一道工序——燒成。因為雕塑作品都是異形,燒製後,由於多點收縮而容易變形,故難度極大,稍有不慎,就燒出次品或廢品。

那麼,如何應對?

也沒有秘訣,就是不斷試驗。試燒後,根據器物特徵作力度矯正。其實,每個環節,每個細節,科學與否都關聯作品的成敗。比如,跳釉問題,濕度不夠會出現,施釉厚薄度掌握不好、溫度控制不好、保溫程度不良,甚至天氣不理想等等都可能導致跳釉。再比如收縮問題,有自然的收縮,也有燒製過程的收縮。通常收縮率是18%,但不同器形有差異;相同器形不同的部位也有差異。

此外,人才的培養也是一大難題,沒有人才任何事業都是空中樓閣。他必須是複合型的,既要懂得美學,有深厚的美術功底,又要精通雕塑技法,熟稔青瓷燒製工藝。同時,他身上還應具備藝術家的氣質,良好的品德修養。強烈的事業心,責任心,耐心,細心,不可或缺;艱苦創業、求異創新、團隊協作的精神,也同樣少不得。人才的培養,也非一日之功,而需要長期的修煉。

(二)青瓷雕塑化帶來的難題

傳統意義的青瓷,器形小,造型上重寫實,如人體、動物類。生產上,重實用,如杯盤碗碟一類的日用器皿。青瓷雕塑化後,則完全呈現新天地。風格上,實現了蛻變,由寫實轉到抽象、誇張,更富審美意義;器形由小變大,顯示大氣磅礡,更具觀賞與收藏價值。

青瓷雕塑化帶來的難題,也很多。首先是作品的構思。有了好的創意,是需要精心構思的。既要考慮主題的表達,又要兼顧藝術的展示,還要賦予深刻的內涵,吻合人們的審美情趣。再一個實質性的難題,就是成品率低,一件作品的成功,往往要花大血本。器形大的,成品率只有10%。器形小的,則能達到70%。

那麼,如何提高成品率,降低成本呢?這確實也是世界性難題。對策,也只有四個字:不斷試驗。在投入上,就是要不惜血本。前不久,松州陶瓷聘來一位有8年青瓷燒製經驗的師傅,一連燒失敗5窯,短短幾天損失10餘萬元。面對失敗,本人仍給予鼓勵,告誡他不能僅憑過去的經驗來工作,要善於思考,善於總結失敗的教訓。這,就叫「人才需要在實踐中鍛煉」。

二、嘗試成就及美學意義

雕塑與青瓷的融合,掀開了青瓷發展史嶄新的一頁。筆者還敢斷言,在此基礎上,再糅合動漫元素,青瓷發展的前景將更加燦爛。如今,在處州宋瓷研究開發中心展廳,每件作品的背後都有動人的故事。《開國大典》青瓷掛盤是該中心為慶祝新中國成立60周年專門創作的「國家領導人」系列之一,作品直徑60厘米,再現了毛主席在天安門城樓向世界莊嚴宣告中華人民共和國正式成立那個激動人心的歷史時刻。從作品的構思到完成,筆者三易其稿,精雕細琢3個多月。此盤燒製技術含量高,凝聚了本人對青瓷技藝的心血,堪稱近年的巔峰之作。別人出高價,捨不得賣,本人決定將它送給即將投入使用的松陽博物館新館永久收藏。

短短幾年時間,本人相繼獲得了「國家級高級工藝美術師」、「中國雕塑藝術家」、「浙江省工藝美術大師」、「浙江省工藝美術行業協會常務理事」、「浙江省青瓷協會常務理事」、「麗水市工藝美術大師評委」、「麗水學院客座教授」、「縣政協委員」等殊榮。

雕塑與青瓷的融合,無論從哪方面看,都具有劃時代的美學意義,無異於一場深刻的革命,其影響將是長遠的。國家級大師徐朝興曾予以高度評價,他說:「闕美法的青瓷藝術已在龍泉青瓷的基礎上提高了一個台階,值得所有的龍泉青瓷大師學習。」

By |2018-10-04T17:35:35+00:00十二月 8th, 2011|殯葬文化, 生命文化|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