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後喪禮策劃師 主持父親喪禮學懂感同身受

///80後喪禮策劃師 主持父親喪禮學懂感同身受

80後喪禮策劃師 主持父親喪禮學懂感同身受

「人,終須一死。」人出生便注定有天步向墳墓,科技有多發達,我們與死亡還是如斯接近。80後喪禮策劃師潘耀財(阿財),承繼父親長生店,為先人和家屬打點喪事。

個子高瘦的阿財,身穿西裝拿着公事包,與一般上班族無異,直至他從包裏拿出《通勝》,始肯定他是一名喪禮策劃師。   「 作為殮葬師,最重要係清晰知道主人家要求。 」當有家屬喪親,情緒低落還要處理先人身後事,阿財的角色就是「陪伴」,大至醫院處理遺體、喪禮儀式和出殯日子,細微至花款、紙紮品,他都一一辦妥,陪伴家屬走過傷痛。

在家裏排行第三,自小意識出身殯儀家族,「最記得小學嗰陣做功課成日提起死、棺材,嚇到老師打電話畀阿媽問我係咪有自殺傾向。」11年前父親過身,他與大哥商討後就決定入行,繼承了家族長生店。然而,由廿幾歲的後生仔接手,連父親以前的舊客都另覓年紀大的殮葬師,覺得他年輕不可靠。入行初期每晚睡不好,加上未上手適應,還曾經打錯花牌上的家屬關係等蝦碌事,「我好記得試過有家屬指住鬧我,『你咁做會有報應』,嗰下超級唔好受。」又試過紙紮品遺漏了麻雀枱全套,幾經掙扎選擇向家屬道歉,再另約日子補燒予先人。坦白令他再次得到客人的信任,後來該客人還轉介了不少朋友給他,令他領悟到一個人一生只有一次喪禮,少許錯誤也會為家屬帶來遺憾的教訓。自此,他對每個喪禮都放上心,種種細節都會寫下在專用筆記簿,把喪禮都當成自己辦喪事一樣。

滿足家屬要求 一個喪禮做足三個儀式

見盡無數喪事,同時見識了每個家庭的故事。他曾遇過家庭裏有三個不同宗教的人,由設靈到出殯要求做足三個儀式,「第一日做完道教儀式,師傅打齋,之後即刻清場,半個鐘內佈置成基督教儀式。翌日出殯前,就做佛教誦經嘅儀式。」靈堂上,他的職責就是盡量滿足家屬要求,「其實三個人都係各自為先人,但對死有唔同嘅見解。三人都同意輪流用三種方式,希望先人安息。」而他更從靈堂之上,深深體會到「家家有本難念的經」的道理,「有次喪禮誦經儀式完結後,先人配偶被部份仔女帶番屋企休息,有啲仔女問我可唔可以留多陣主持鞠躬事宜。夜少少靈堂嚟咗先人嘅紅顏知己憑弔拜祭。」面對突如其來的情況,作為喪禮策劃師最重要是冷靜應對,縱使與先人素不相識,他都竭盡所能令喪禮得以完成。

錯過女兒出世一刻 心傷被朋友掉卡片

數到人生最觸動的,他仍然難忘11年前親自主持父親的喪禮。他眼泛淚光,緩緩憶述,「去到過金橋銀橋時,當時我大學就畢業,好感慨點解阿爸唔見證我戴埋四方帽先走。」自此,他確切感受到家屬的傷痛,亦明白到兼顧喪禮的辛苦,遂領悟了這份工作的重要性。他直言當上殮葬師,無時無刻都會對工作有所牽掛,為了工作甚至連女兒出生一刻都見證不了,「太太臨分娩嗰朝,有客人就嚟出殯,我要趕番殯儀館。做嘢途中太太要開刀,結果錯過咗囡囡出世嗰刻。」太太有無埋怨?他不自覺摸着戒指,笑說:「直情記一世!當然佢好體諒我。」但他毫不後悔,因為他深信,入行就要對客人有承擔。

敬業樂業,偏偏有朋友對他會避忌三分,「有次撞到小學同學,見我着西裝問我做邊行,我咪派卡片畀佢,道別之後望住佢經過垃圾桶,掉咗我張卡片,嗰下個心好傷。」紅事上,婚禮策劃師協助他人處理不同的細節和儀式,「白事上殮葬師又何嘗唔係?」一紅一白看似對立,但性質一樣,「雖然我唔係心理醫生,解決唔到家屬心嘅傷痛,當佢哋有好多事要處理,我正正就係為佢哋服務。」喪禮為先人,更是為了在生的人。阿財看似微不足道,但每個喪禮正正需要一個能減輕家屬苦痛、帶他們離開陰霾的喪禮策劃師。

來源:蘋果日報   作者:鍾藹寧    2017-06-26 11:01
By |2018-08-07T17:53:47+00:00六月 20th, 2018|殯葬文化, 生命文化|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