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教育2019-02-25T17:45:41+00:00

精選生命教育

其他生命教育

曾講述瀕死經驗 美國患病少年逝世千人悼念

來源:自由時報   作者:    2011-12-31 15:13 美國少年布裏德羅佛先天患心臟病,近日不幸離世,他生前所拍講述瀕死經驗的影片在網上爆紅 。 美國德州青少年布里德羅佛(Ben Breedlove)在網路上貼出影片,描述在心臟數次停止跳動時他發現的平和與亮光。他在貼出影片後一週,死於心臟病發作。 18歲的布里德羅佛,坐在攝影機前用卡片講述自己的經歷,時而微笑,只有一次後退露出裝心律調節器手術所留下的疤痕。 布里德羅佛天生罹患肥厚性心肌症,雖然影片中表達了他擔心自己的病,以及不能「像其他人一樣」運動的失望,但是整體的基調充滿希望。 [...]

服侍死亡

來源:明報讀書網   作者:許漢榮    2011-11-29 16:17 人一出生,無一例外,都是步向死亡。對於死亡、對於死後會到哪裏去、我們都總有一點恐懼。 然而,生死本是平常,我們恐懼與否,仍是必須面對的課題。 在香港從事殯葬業的人不多,由於人口老化問題愈來愈嚴重,社會對於殯葬服務的需求與日俱增。近年更有機構開辦與殯葬有關的專業課程,讓有興趣入行的人報讀,聽說反應不俗。 以往要加入殯葬行業,渠道不多,除了由人引薦外,家族式的經營亦為另一個常見的形式。在香港已有過百年歷史的「梁津煥記」即為當中著名的商號之一。「梁津記」始創於清朝,是廣州市第七甫水鄉的壽衣及善終用品商;而香港的「梁津煥記」則於1942年創辦,至今已傳至第五代。 現任「梁津煥記」東主的梁家強編著了《祭之以禮》一書,道出了這所百年老店的歷史,他們在香港的經營史,側面反映了香港近數十年的發展。這所百年老店本中國人以誠實的做生意文化,因而成了獨當一面的商號,梁氏一家亦因此與香港的名門望族有重要的連繫。同時,梁氏亦漸漸成為了香港著名的家族,在不同的界別擔任公職。 《祭之以禮》一書除了詳述了「梁津煥記」的家族生意歷史外,更值得參考的是作者以他對於殯葬業的認識及經驗,詳細介紹了本地各種不同的葬儀、紙紮的意義、葬儀的用語、訃聞的寫法等知識,讓我們能多加了解各種祭禮。 [...]

死亡對我們的意義(二)

來源:生命部落國   作者:劉桂光    2011-12-29 15:34 其次,我們通常會想人死後究竟有沒有世界?關於這個問題的思考可能性有兩種,就是有或者沒有,而不論有或沒有,我們都必須思考此生我們該怎麼活? 如果人死後有世界,那個世界通常就是如各大宗教所講的:天堂、極樂世界、地獄、火獄……等。但重點仍不在於死後的世界是甚麼樣子,而是死後我們會去哪裡?以目前各大宗教對死後世界的理解,似乎也都是以我們生前的各種行為表現做依據,進行最後的審判或接受輪迴的安排。因此,如果人死後是有世界的,你的生前行為會決定你可以到哪裡!那麼死亡的意義同樣是告訴我們,在死亡來臨之前要好好的把這一生活好,除非你在來世想進入地獄或淪為畜生、餓鬼,不然就得好好的活著,用心的生活,為來世儲存一些善的本錢。並且這其中的關鍵是:我們不知道死亡何時會來,所以死亡對我們的意義還在於提醒我們及時把握人生。所以如果你相信人死後有世界,那麼這個我們未知的世界現在就影響著我們。從這個角度來說,生與死是相連在一起的,那麼孔子說:「未知生,焉知死!」不就是告訴我們「知生」即「知死」嗎! 如果人死後是沒有世界的,也就是死亡就是一切的幻滅,那麼死亡對我們又有什麼意義呢? 如果死亡就是一切的幻滅,那麼這意謂著我們只有這個珍貴的一世可活,因此我總是會問大家:「如果你有一次選擇的機會,在地球千百萬種生物之中你會想當什麼?」一般的答案總也還是選擇當人。或許有人說他想當神仙,很抱歉,我們的假設是人死後是沒有世界的!也許有人的志願是成為人以外的其他生物,那麼這樣的志願就不需要我們來分析了,因為我們並不知道其他生物有沒有理性思考的能力。果真如此,你如今是依著你的第一志願成為一個人,你為什麼不快樂?你為什麼讓自己不快樂?當人既然是第一志願,你憑什麼不快樂!因此我們面對的問題應該是:我們為什麼不快樂?我們能不能分辨什麼是真正的快樂,與享樂有何不同? 有人主張人生就是為了追求享樂而活著,即便如此,認識死亡對你還是極有意義的。畢竟享樂需要這個肉體,沒有了健康的身體,享樂也就不可能實現了。要能好好的享樂,那麼健康、安全、長長久久就應該是你要追求的目標之一了。弔詭的是,享樂是需要消耗身體的,是需要付出代價去賺取金錢才能實現的。而且,享樂是容易被取代的,不容易滿足的。因此越是追求物質慾望的享樂,恐怕越不容易做到健康、安全與長久。 但是快樂就不同了,快樂是超越物質與現實慾望的,是不斷累積而不容易被取代的。當人不就是我們的第一志願嗎!我們不就是應該追求快樂嗎!最重要的是,我們不要忘了我們只是假設人死後沒有世界,萬一這個假設是錯的,人死後是有世界的,那麼唯一有可能超越死亡的是我們的精神靈性,而絕不可能是肉體。是以用心的經營我們的靈性生命,才有可能讓生命永恆啊! [...]

關於死亡

來源:網絡   作者:    2011-12-22 15:10 許多人都害怕死亡,因此有些人不想談論死亡,有些人會想辦法躲避死亡,例如:生活中遇到數字「4」就跳過,有些比較嚴重的連「10」都怕。過年的時候不小心說到了與死有關的事情,便是不吉祥、觸霉頭。更嚴重的,是將談論死亡視為禁忌,根本不能談。可是,人生的實際情況就是有生必有死,任誰也逃不掉,甚至連死亡甚麼時候降臨我們都不一定知道。就以寫下這些內容當下的時間點來說吧!96年6月,台北縣郊區因為連日的豪大雨導致道路的山壁崩落,3000噸的巨石土方瞬間滾落,壓死了準備上班上學的3個人;一列開往宜蘭的電聯車因為另外一名司機的疏忽導致發生意外,造成5個人死亡。其中有一位是交通大學的學生、一位是隔天準備要出嫁的新娘;日本東京地下瓦斯爆炸造成3個人死亡;伊拉克的巴格達清真寺發生爆炸,造成65人死亡;德國東部馬德堡附近一部遊覽車翻覆造成13人死亡……。除了意外所造成的死亡,因戰爭、生病而死亡的情況也一直都在發生著。 既然如此,與其在面對死亡,或是在死亡到臨時讓我們驚恐失措,倒不如去面對死亡、了解死亡、超越死亡。換言之,我們談論生死問題,正是因為要超越生死。 讓我們先回頭想一想:談論生死問題究竟有什麼意義?要回答這個問題就得想一想:人活著是否有其意義?生命如果是沒有意義的,那麼生死問題也就毫不重要。但是,假若人生是有意義的,那麼在死亡到臨之前,如何彰顯個人的生命意義?那就是非常重要的事。在這樣的情況下,了解死亡當然是非常重要的,不然我們如何去實踐生命的意義呢?好了,那生命究竟有無意義? 希臘神話中有一個「薛西佛斯的岩石」,故事的大意是:薛西佛斯被神明處罰,祂們懲罰他推動一塊大石頭到山頂上,可是石頭一推到上頂上就會滾下來,他必須一再重複地推石頭上山,如此永無止境的重複這樣的工作,直到永遠。這樣的事情對薛西佛斯而言似乎是一件毫無意義的事情,可是卡謬卻說:「單單朝向高處的奮鬥本身就足以填滿一個人的心靈,我們必須想像薛西佛斯是幸福的。」只要我們一轉念,整件看似無意義的事情也就重新賦予的新的意義,而在這個過程中事情的本身並沒有任何的轉變。甚至我們也可以有這樣的一種說法:在無數晝夜的經歷過後,本已了無生趣的薛西佛斯竟然愛上了這個日復一日的工作。即便是毫無緣由的一個轉念,每天推石上山竟不再是一成不變的懲罰,而是一個充滿期待、洋溢喜悅的旅程,他開始喜歡並享受著推石上山的生活。因著這樣的轉念,薛西佛斯將自己從無意義的工作中超拔出來,內化成對生命的熱愛,從而棄絕人生的無奈,在現實、殘酷的生活中發掘出自己的生命意義。 人生似乎也是如此,我們日復一日重複著幾乎同樣的事情,一代接著一代延續著看似相同的命運,這與薛西佛斯的神話是相同的,看起來是毫無意義的。可是,當我們因為渴望永恆而不斷積極努力創造我們生命的價值,當我們因為恐懼死亡而消極的在躲避各種死亡的威脅時,生命的意義就在這樣看似重複而無意義的過程中,就在我們對永恆的渴望,甚至在我們對死亡的恐懼的過程中產生意義。更簡單扼要地的說,因為我們活著,生命的意義就開始彰顯;而我們的生命有多大的價值,也就在於我們如何地活著、我們付出多少的愛。因為生命的意義來自於我們內在,而不在於外在所賦予的形式。 是以面對必死的人生,要能彰顯生命的意義,就該珍惜生命,把握每一個活著的當下,用心經營生活,如此才能有意義的活著。以至於當死亡來臨時,我們可以坦然接受,毫無恐懼。並且我們不只是在身體上活著,更要在心靈上活著,然後安詳、幸福地接受身體死去,因為我們已經愉悅地活出生命的意義並藉此超越死亡。

積極面對苦難 才能真正離苦得樂

來源:快樂自己決定   作者:聖嚴法師    2011-12-20 15:17   積極面對苦難,從中成長,才能真正離苦得樂 從苦難中走出來的人,即使正在受苦,也不會覺得那么痛苦。因為對他來說,已沒有苦難這回事,能不以苦難為苦難,這才是真正的滅苦。消極的出世並不能帶來真實的快樂,只有積極地知苦、體會苦、從苦難中成長,才能真正離苦得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