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教育2019-02-25T17:45:41+00:00

精選生命教育

其他生命教育

心理支援:醫治死亡的傷痛

來源:上海若輕心理健康咨詢中心   作者:陳俊偉    2011-02-16 10:46 死亡需要自己去面對,沒有人能代為辦理,但是死亡卻不是個人的事。沒有人活在生命的孤島上,每一個人,或生或死,都對周圍的人產生不同程度的影響。對越親近的人,死亡的衝擊就越大,就需要越長的時間才能平息。在經歷死亡的過程中,死者和其親人共同經歷生命的掙扎,例如,否認、憤怒、討價還價、沮喪、最後才接受事實。這種共同的經驗說明了死亡不只是個人的事,死亡對周遭的人產生巨大的影響。 面對哀傷不能以逃避的態度來處理 面對親人的死亡,活人常常感到內疚和良心的自責,懊悔自己沒有在死者生前盡力照顧,或是有語言和行為上的虧欠。有時不但責備自己,怪罪醫生,也埋怨上帝。對死亡最大的怨恨往往不是死者本身,而是那些存活的人。死者一走了之,活者卻需終生面對失喪的痛苦,這是個非常難愈合的傷痕。前面提過,愛得越深,當愛失去時,就痛得越深。越沒有保留的愛,當它失去時,就越難被安慰,越難得到醫治。 那些失去親友而沒有好好處理憂傷的人,很容易把自己從現實裡抽離出來,退縮到一個角落,把自己關閉起來,變成一個沒有知覺的人,甚至產生憂郁症,活在情緒低落、失眠、喪失食欲、對人生失去盼望和動力的情境裡,覺得人生沒有意義,也沒有什麼可以再吸引他的,有的就選擇自殺來結束自己的生命。 在面對哀傷時,有的人以“逃避”的態度來處理。為了害怕觸景生情,避免談到過往的人,好像這些過往的人與事不曾存在一樣。事實上,越逃避,越讓人無法面對過去,也越無法面對現在和將來。 如果無法接受自己曾經是怎樣的人,就不能正確認識自己是誰。一個人如果否認自己過去的歷史,或是否認自己的傷痛,他就無法建立一個正確的自我觀,無法面對明天的我。要走出悲傷就需要面對過去,讓傷痛自由地表達出來。雖然基督徒有永生的盼望,也知道在將來會再相見,但是仍然需要讓死亡所帶來的悲痛宣泄出來。大衛在經歷喪子之痛時,雖然知道有一天“我必往那裡去”,也知道在今生之時“他卻不能回我這裡”,這種悲歡離合的傷痛是不能否認的。 [...]

在樹的源頭澆水

來源:Megli's Stories   作者:    2011-02-12 10:53 讀者:和孩子談生死,會不會太沈重了? 紀:兒童生死教育是近年來生命教育推動中的重要課題。或許有人問:「和孩子談生論死會不會太沉重?他們還那麼小!」殊不知孩子在日常生活中經常會碰到死亡的事情;例如:寵物死亡、爺爺奶奶去世,或是父母兄姊、親友的死亡,甚至是重病兒童自己的死亡……。與其避而不談,不如坦然真誠和孩子聊聊,或許這才是對孩子真正的關懷與智慧型的關愛。 以往在台灣地區,對孩子談論生死的經驗相當不足。通常在學校裡不談死亡,在家中碰到親人死亡的事情,家長面對孩子的提問及孩子的哀傷,常是以忽視、隱瞞、恐嚇或敷衍的態度處理。因此,孩子對死亡的認知,多半來自民間的道聽塗說或透過大眾傳播媒體而一知半解、似懂非懂,甚至錯誤的認知。 孩子認為死亡可能是醫療失敗的結果、或認為死亡是血腥與暴力、或認為親人的死亡是自己詛咒而造成,往往自責內疚、或認為親人的死亡是自己做錯事或不乖的懲罰而深感不安。孩子喪失親人已是很大的創痛,再加上對死亡的錯誤認知而產生內疚及罪惡感,造成孩子的二度的傷害,我們於心何忍? 讀者:孩子心智尚未成熟時,如何抒發心中悲傷? [...]

心理驛站 如何走出喪子之痛

來源:北京青年報   作者:趙晨濱    2011-02-12 10:41 張女士曾經是兩個孩子的母親,但是大兒子五歲時不小心觸電死亡;老二三歲時患白血病不治而亡。張女士從此每日以淚洗面,總是埋怨自己沒照料好,導致孩子一個個離她而去。 張女士在咨詢時,醫生能感受到張女士的痛苦,那是一種絕望,一點光明也沒有的黑暗,自己面對悲慘現實無能為力的感覺,還有一種對自己也對外界的憤怒。 失去孩子的傷痛足以擊垮任何一位深愛孩子的母親 醫生:“你願意在這裡帶著感情表達你的憤怒和無助嗎?” 張女士:“為什麼?就我一個人痛苦還不夠嗎?我想忘掉這一切,永遠不想再記起這些事,讓我的孩子安息!” 看起來,她想使用否認的防御機制,這是很多遭受重大創傷的人常用的方式,用來保護自己脆弱的心靈。但是,隨著時間的流逝,她需要逐漸面對孩子已經死亡這個現實,否則,單靠否認現實只會導致陷入幻想,而不能鼓起勇氣去開始新的生活。醫生把這個意思傳達給她,她陷入了沉思。 [...]

沒有行動的愛不是真愛

來源:世界日報   作者:    2011-02-10 11:11 有一位老人,收藏了許多價值連城的古董。 老伴早死,留下三個孩子,長大都出了國。 孩子不在身邊,所幸還有個學生,跟出跟進的伺候。 許多人都說:「看這年輕人,放著自己的正事不幹, 成天陪著老頭子,好像很孝順的樣子。 誰不知道,他是為了老頭子的錢。」 [...]

怎樣生就怎樣死

來源:生命教育網站   作者:李家同    2011-02-10 10:48 最近「生死學」似乎忽然變成了熱門話題﹐我也開始去閱讀了一些有關生死學的書﹐我發現這些長篇大論的書都不容易懂﹐裡面用了不少哲學味道濃的名詞。我常想﹐如果這本書我看不懂﹐一般人也大概不會看的懂。可是人人都要面對死亡﹐不應該是非常深奧的學問。 如果我們一生都在使別人快樂﹐我們當然會平安滿足 前些日子﹐我到美國去出差﹐在美國的一個星期中﹐我注意到報紙上每天都有芝加哥伯納丁樞機主教逝世的消息。當然是新聞﹐可是每天報紙和電視都報導有關他的葬禮﹐仍令我十分訝異。這位大主教在去世前六個月時﹐得知他得到了癌症﹐而且是末期性的﹐只有六個月可活﹐他立刻坦然接受這個事實﹐而且也在主日彌撒中向教友宣佈這個消息﹐他同時告訴教友﹐他將在剩下的日子裡寫完他一直想完成的著作。他的聲明毫無怨恨之情。 不要想什麼偉大的計劃…… 伯納丁主教以後開始以一個病人的身分﹐從事安慰其他病人的工作﹐每次他去醫院都會和其他病人開始交談﹐也努力地安慰他們。不知多少人寫信給他﹐很多都是癌症末期的病人﹐他也都一一親自回信。他說﹐他的傳教區域沒有了疆界﹐他傳教的對象﹐也不再限於天主教友。 大主教正式葬禮之前﹐有好幾次各種形式的追思儀式﹐有一次﹐芝加哥的神父齊聚在主教座堂內﹐聽聽大主教的臨終告別﹐他告訴神父們﹐不要想什麼偉大的計劃﹐而應該隨時隨地給周圍的人關懷與愛﹐他勉勵神父作平凡而有愛心的神父。最有意義的是﹐芝加哥猶太人相當多﹐在葬禮之前﹐猶太教信徒來到這所天主教堂﹐以猶太教的禮儀追思這位天主教的大主教。據我所知﹐這不僅芝加哥是第一次﹐在全美國甚至全世界﹐都是第一次。伯納丁大主教在生前全心致力於重足間主持社會公義﹐也一直促進各種族間的互相諒解﹐因此猶太教徒對他有深度的懷念。 [...]